山西農業大學 張敏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19日11版)
  9月4日,第二屆北京國際魔術大會開幕前一天,穿著唐裝的王雄飛雙手前後游動,向坐在花壇檐上的3位老友比划著,講解著幾位外國魔術家的成名之作,時不時還讓老朋友們過來配合。他們中最小的喬瑞賓已經56歲,最大的王雄飛70歲,來自內蒙草原的白玉海笑著說,他們應該是本屆大會年齡最大的魔術粉絲團了。
  4個老朋友已經是第二次來魔術大會,一提到魔術,剛從張家口趕來的王雄飛立馬來了精神。從9歲接觸“耍戲法”到現在,王雄飛痴迷魔術61年,當警察的時候,他最大的舞臺就是每年聚餐時給50多個同事變痴迷,從旋轉的小球到空碗出水,王雄飛想著法兒逗大家開心,還學著“鬼手王”王保合先生變“三仙歸洞”。為了開眼界,王雄飛還專程去了銀川、上海、河南觀看魔術表演。
  退休後,王雄飛索性和徒弟喬瑞賓做起了魔術演出和培訓,此時的他們不用再考慮養家糊口,不管是門市開業、喜事慶典,還是劇場演出、消夏晚會,只要有時間,王雄飛師徒都要演上一番,一心撲在魔術和魔術道具的研究上,這次來北京昌平,看魔術道具展也是他們的重中之重。
  “我們中國古代的魔術,也就是耍戲法,從祖師爺三國左慈就傳上了,今天的中國古彩魔術怎麼發展、怎麼創新,能從這些道具中得到很多啟示。”王雄飛不僅把道具學熟、吃透,更是舉一反三,想出許多新點子來,增加了魔術的觀賞性和趣味性。2005年,王雄飛成為中國雜技家協會會員,身為河北雜技家協會會員、張家口百樂團團長的老朋友李義也一直在和王雄飛探討魔術的出路。
  作為表演團團長,見過很多年輕魔術師的李義非常明白學習魔術的不易。魔術的神奇在於它的玄幻秘密,一旦點破就沒有意思了,對於外行的觀眾,魔術是又神奇又好看,而對於已經知道答案的魔術師,需要成百上千次的練習,這個過程是極度枯燥的。
  魔術中也穿插了硬功夫。李義說道:“像王保合先生的縮骨功,那是要從小苦練的,把關節一個個地打開合攏,那是鑽心的痛,像秦鳴曉老師曾經失誤掉下臺去,千鈞一髮還能把劍折斷,這沒有流過十幾年的汗是做不到的。”
  中國古彩魔術的辛苦難練,也使得古彩魔術的傳人所剩不多。喬瑞賓是王雄飛的弟子,也已經五十多歲了,他的下麵還沒有一個合格的接班人。王雄飛曾有意讓自己的兒子傳承,但被兒子拒絕,王老的孫子倒是很有天賦,但剛5歲,根本不到接班的時候。
  “我們的魔術不差於西方,也從來都有近景魔術、舞臺魔術,天橋上耍戲法更是360度無死角,沒有高超的手法怎麼能做到?中國古彩戲法需要新鮮血液,也希望這次大會讓更多的年輕人參加進來,把咱老宗祖的東西發揚光大。”王雄飛說。  (原標題:四個老伙計進京看魔術)
創作者介紹

劉華

zk94zki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